你的位置首页 >> 廉政教育 >> 廉政文化 字体
三秦古碑颂清风
2021-01-22

三秦古碑颂清风

《官箴碑》中公生明,廉生威六字,一般认为是明朝名臣年富所加的。

清嘉庆本《扶风县志》卷九《名宦志》中有孙科的记载,其中完整引用了其《自警碑》碑文。

西安碑林雪景。《曹全碑》《官箴碑》的原碑都收藏在西安碑林。(本图选自西安碑林博物馆官网)

三秦大地,名碑荟萃。陕西历史博物馆正在展出的《秦风颂廉——陕西廉政文物展》中,历代碑刻令人目不暇接。我们从中选择了三块碑记,一起领略背后的清廉故事。

官箴碑:为官之道 公廉而已

若要细数历史上有名的廉政碑刻,这方《官箴碑》一定不能忘记,至今它还屡被提及。这块碑的主体,是以下一段箴言:吏不畏吾严而畏吾廉,民不服吾能而服吾公,公则民不敢慢,廉则吏不敢欺,公生明,廉生威。为官之道无他,公正与廉洁而已。

中国古典文学批评名著《文心雕龙》是这样定义这个文体的:箴者,所以攻疾防患,喻针石也。箴言的作用在于警醒世人,因此它必须予人一种刺痛感,恰如针灸,不经一番刺痛,则难收到全身通畅的效果。以论述为官之道为核心的官箴,在中国拥有悠久的历史,远可上溯至西周,至明清两朝已蔚为大观。这三十六字箴言,短小精悍而意蕴深远,故流行不衰,直至今日。

这段箴言,难以明确指认其作者是谁。在文本定型的过程中,明朝的曹端与年富两人贡献较为明显。

曹端是明朝初期的一位理学家,他曾在山西霍州担任学正一职。明朝在府设教授、州设学正,掌教诲所属生员,官阶并不高。曹端对于学正这份工作尽心尽力,使霍州的百姓对他久久不能忘怀。史载,曹端执教霍州,诸生服从其教,郡人皆化之,耻争讼。后来,曹端丁忧回故乡渑池守孝,霍州学子仍来问学。守孝期满,曹端补蒲州学正,任满后,蒲州、霍州两地百姓争着请求曹端到本州来,由于霍州的请求先蒲州一步上达朝廷,朝廷遂从霍州之请。

永乐二十二年(1424年),曹端在霍州的学生高晟授西安府同知,他特意去蒲州拜访了自己的老师,请教其为官之道。曹端回答道:其公廉乎!古人云,吏不畏吾严而畏吾廉,民不服吾能而服吾公,公则民不敢慢,廉则民不敢欺。这段记载来源于曹端年谱。古人云这三个字提示我们这段官箴并非曹端的创造,但究系哪位古人所云,却难以追踪了。曹端引用古人的这段官箴,与三十六字官箴相比,除了没有最后六个字外,只有一字之差。

公生明,廉生威这画龙点睛的六个字,是年富加上去的。这位年富又是谁?年富与粉骨碎身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的于谦同朝为官。年富性格刚正,因此得罪权势,于谦常为之辩白。景泰元年(1450年),年富升任都察院左副都御史。都察院是明朝的监察机构,设左右都御史、左右副都御史、左右佥都御史,都御史一职非同小可,职专纠劾百司,辩明冤枉,提督各道。年富奉旨到大同整理军务,不承想遭到宵小诬告,称他专执蠹政,其表现之一是年富到任之日,就与大同总兵官、定襄伯郭登并坐佥押公文,定襄伯系伯爵,年富如此全然未将郭登放在眼中。我们今天还能读到于谦为年富辩白的奏议,于谦说既然都御史为风纪之官,与侯伯无相统属,既系钦命提督,当居总兵之左,岂有不许并坐之理。年富在大同虽遇重重障碍,但兴利除弊、惩治贪官的功绩不小,这也奠定了他在历史上的清誉。

天顺二年(1458年),年富巡抚山东,山东百姓早已熟悉年富的威名,豪猾因此收敛。年富在山东任内还做了一件事,在衙署一隅,年富立下了一方石碑,石碑上刻写了上述三十六字箴言。在此后的岁月中,年富立下的石碑埋没、发现与复制,由山东到陕西。

自警碑:朔望起誓 克念为民

为官者当时时自警。官箴的用意便是自警,古人不仅阅读官箴、编写官箴书,而且将官箴刻在石碑上,更慎重者,还要举行严肃的仪式诵读官箴,在这样的场合下,官箴即誓言。

宝鸡市扶风县博物馆有一方明代的《朔望自警誓词碑》,在本次展览中可见此碑原件。誓词简洁明快,朗朗上口:张官置吏,本以为民。守官之法,廉仁公勤。克念四善,毋负所生。贪财害人,灾必逮身。此处须简单解释何为四善。唐朝的典章制度每为后人称道,唐朝考核官吏的标准为四善二十七最二十七最就职司不同的官员各有要求,如礼制仪式,动合经典,为礼官之最,而四善是对所有官员的要求,即德义有闻,清慎明著,公平可称,恪勤匪懈。唐朝的四善之说对后世影响颇深,可说是古代为官者的基本知识。

这方誓词碑是谁立的,为什么要立这方碑呢?誓词后的一段文字,道出了这方碑更多的细节。原来,这方碑是明嘉靖三十七年(1558年)农历三月,扶风知县孙科所立,刻工是县民赵从周。关于这位扶风知县,我们所知甚少,查清嘉庆年间所修《扶风县志》,《名宦志》中有不足百字的关于孙科的介绍,他字汝德,贵州普安人,曾立誓词碑,碑存县城隍庙,此外从其他一些零星材料中,我们得知孙科曾修葺扶风城池,在立碑的这年修成了县志,可惜今已亡佚。

四百年后,我们仅有这方誓词碑来触摸孙科的心灵。他说自己乃中人之资,立这块碑非敢以律人也,但明白一个人要有所成就必须自警,他立碑是希望自己的内心能有所畏惧而不放纵,夜气不梏于旦昼夜气是儒家提出的一个概念,反映了古人的一种时间意识,白天我们忙于生计,所思所想都难离功利,夜晚我们挣脱白天的种种俗务,而得以回归我们的本心。夜气最早是由孟子提出的,他主张人心本善,说一个人要是夜气不存,便丧失了仁义之心,则其违禽兽不远矣。孙科说夜气不梏于旦昼,希望夜间生发的清明之气,能持续到白天,让清明之气通贯全天,以清正的态度处理政务。

孙科起誓的时间是朔望两天,即每月的初一、十五。许多礼仪性的活动都安排在这两天举行。学校祭祀孔子等先贤是在朔望两日,乡约聚会也是在朔望两日。扶风地属关中,这里是中国古代乡约的发源地。早在北宋,蓝田吕氏即推广以德业相劝、过失相规、礼俗相交、患难相恤为宗旨的乡约,对后世影响深远。

为官有官箴,治乡有乡约,理家有家规,中国人讲究凡事都要遵守一定之规,惟其如此,才得清风长驻。

曹全碑:孝廉之德 久久难忘

《曹全碑》是中国书法史上的一块名碑。这块石碑立于东汉中平二年(185年),曾埋没地下千年,于明朝万历年间(1573—1620年)重光于世。此碑一经出土,便引起书法界的轰动。

如果你也曾站在《曹全碑》的面前,便知轰动一词绝非夸张。清代金石学家万经说:《曹全碑》秀美飞动,不束缚,不驰骤,洵神品也。”“不束缚,不驰骤体现了一种恰到好处的中和之美。《曹全碑》是汉隶的经典之作,字形扁平,最可玩味的是,书家在写长横时,起笔如蚕头,收笔若雁尾,典雅灵动。当我们的视线在《曹全碑》上来回扫动时,这一个个字仿佛化身成为穿着汉代深衣的舞者,在铺就黑色石块的一方庭院中随音乐翩翩起舞。由此,我们便不难理解为何书法也是一门视觉艺术。

营造出《曹全碑》这精妙的视觉景观的艺术家,我们却全然不知他们的名字。实际上,当我们只是痴迷于《曹全碑》的书法时,甚至忘了叩问谁是曹全,为何要为他立碑。

循着碑文,我们知道曹全,字景完,东汉敦煌郡孝谷县人,是一位受民爱戴的官员。曹全出生在一个世为孝廉的家族,孝廉是汉代选拔人才的一种科目,孝,谓善事父母者;廉,谓清洁有廉隅者。曹全的高祖父、曾祖父、祖父皆被推举为孝廉,倘若曹全父亲不是英年早逝,应当也会被推举为孝廉。曹全自幼好学,侍奉叔祖母、继母极孝,乡间遂有重亲致欢曹景完的美传。

建宁二年(169年),曹全被推举为孝廉,官拜西域戊部司马,这是东汉朝廷为管理西域而设置的一个官职,恰此时疏勒反叛,曹全领兵平乱,威震西域,碑文特别提到,当曹全要班师回朝时,诸国礼遗,且二百万,这可是一笔数目不小的礼金,曹全是如何处置的呢?悉以簿官,将礼金悉数登录在官家的簿册中,而不取一文入私囊。

从西域归来后,曹全经历了人生的一段失落,潜隐家巷七年,复于光和六年(183年)再次推举为孝廉。第二年,黄巾军起,关中的郃阳县(今渭南合阳)亦有县民作乱,燔烧城寺,万民骚扰,人寰不安,曹全临危受命,来到郃阳担任一县之令。平乱之后,曹全以十分细致的工作,尽力恢复百姓的日常生活。他首先关注到的是县中最弱势的群体,存慰高年,抚育鳏寡,自己掏钱买米,赠送给家中缺粮的老弱盲聋。曹全的大女儿名叫桃婓,她也参与到了乱后安民的工作中,她熬制了一种药膏,分送给在战乱中受伤的人使用。因战乱背井离乡的人,听闻曹全的惠政后,纷纷回家,反(通返)者如云,劳动力增加了,田地便不至于抛荒,加上风调雨顺的好年景,岁获丰年。曹全最后考虑的是较大规模的工程建设,他主持修复此前被水灾损坏的城池,并扩建官舍,而这一切都未给百姓带来困扰,费不出民,役不干时

曹全在郃阳的这一系列惠政,令曾与之共事的吏员王敞、王毕等人感动不已,他们于中平二年(185年)共刊石纪功

许多观众看过碑阳后,就转去看其他名碑,因此忽略了《曹全碑》的碑阴。碑阴补充了这块石碑的故事的一个情节:这块石碑是由王敞、王毕等几十人集资修建的,捐资者的籍贯、姓名、捐赠金额一一列举,捐资多者十二百文,少者二百文,不论金额多少,众人均属自愿。由此,足见曹全威望之高。

我们看到的是一块石碑,而背后是百姓对清官廉吏的口碑。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版权所有 (C) 中共阳山县纪委 阳山县监察局
建议使用1024X768分辨率  微软IE5.5以上浏览器
技术支持:清远市志远软件技术服务有限公司 电话 0763-3787799
本站自2005-12-15来访问人数